2007年3月27日 星期二

玄妙第一部:吹燈(二)

  大家進去屋子後,黑沉沉一片,只隱約看得到門廳,卻頓時感覺心中踏實許多,便把行李放下,畢竟外面的霧氣太重,總覺有點詭異。雖然腳下的木板不時發出「咿啞」聲,但他們知道眼前的老屋子久無人住還能保留成這樣,已經是千幸萬幸了,有些人還笑罵是胖子太胖,惹得他哇哇大叫。

  但一旦靜下來後,週遭的氣氛又有點恐怖了。

  眾人摸黑前進,每個人皆手牽著手跟在謝子玉後面,他摸索到電燈的開關,笑了一聲,但按了半天什麼也沒亮,大概是沒電了,只好繼續向前。「呀──」倒是林倩怡每聽到一次木板發出的聲音,都低聲發出驚呼,其他女生也被她嚇得神經兮兮,只有歸藏妙依舊鎮靜。

  謝子玉已經把眾人帶進幾個房間轉過,有時踏高,有時落低,繞了好一陣子,每個人都暗想這屋子也太大了。

  「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把電燈打開,你也快點啊子玉。」林倩怡求饒似的說出眾人的心聲。「唉……」謝子玉無奈地回說:「我也正在努力,再撐一下。」

  「都沒人帶手電筒嗎?」張嘉琳問道,她記得當初清單上明明有寫,這該是男生負責帶的物品。

  「有帶,但電池沒電了……」胖子苦笑,吳祥料想大概是前天夜遊耗光了電,早知道當初就多買幾顆備用,現在卻也來不及了。

  他們一群人本想退回廳門,借門外的光來照清屋內,卻發現根本不可行,瀰漫在村內的霧氣使陽光幾乎透不進屋子,這樣的微光在屋外還能勉強湊合。

  突然,關魁擊了個掌,好像想到了什麼。

  他說道:「祥哥!吳媽媽不是拿了幾套棉被,還有一些基本用具嗎?搞不好裡面有照明用的。」

  吳祥也敲了下自己的頭,怎麼都沒想起這回事呢?急忙答了應,就迅速地把被撐大的背包打開。等到把背包的蓆子跟棉被拿出來後,吳祥看到深埋在裡面的物品卻愣在原地,什麼動作都沒做。

  眾人被吳祥擋住,看不見是什麼,急忙催著吳祥。

  「是什麼東西啊祥哥?」「可以用嗎?吃的也好,我都快餓死了。」「胖子別鬧了,這時候還想著吃。」「誰陷害我!剛剛那句話明明就不是我說的啊!」「欸、你們這群男生安靜一點。祥哥,你看到什麼也跟我們說一下吧。」

  「蠟、蠟燭……」吳祥的聲音有點顫抖。

  「呿──這不是正好嗎?現在點起蠟燭也有點古味,挺適合現在的情境。」劉芳瑜不明所以。

  「可是……是、是……滿滿的白蠟燭啊……」吳祥幾乎都快哭出來了。

  一瞬間,沒有任何人說話了。

  不知道過了多久,歸藏妙打破短暫的沉默,說道:「沒想到吳媽媽這麼浪漫,打算讓我們享受燭光晚餐。」說著就把其中一支蠟燭點起,大家都清楚看到掛在她嘴角邊的微笑,「哪、這也不是挺亮的嗎?」

  「哈哈,藏妙說得對,吳媽媽只是一時興起吧,我猜大概是早看破了祥哥的謊話,所以才這樣整我們。幸好賴打還有瓦斯……」謝子玉也點起另一支蠟燭,把打火機交給其他幾個男生,見吳祥不反駁,大家一想也對,以胖子為首散出一道又一道的光圈,吳祥最後接過打火機,有些遲疑,卻也跟著眾人一起做。

  頓時,燃起的光芒照亮了整間屋子,雖然手上的白蠟燭讓人頭皮發麻,至少還比黑矇矇的強。

  不到一會兒,拿習慣後都把這件事忘得差不多,又是有說有笑,一群大學生拿著行李巡視這間大屋子,比起剛剛摸黑探索,借著燭火眾人看得清楚多了。這才知道,原來屋子的格式是仿客家土樓中的圓樓,在台灣比較罕見,但由於槐村也是圓形的模樣,大家不大驚訝。

  「我看這圓樓的格式還不算大,應是小型的,有些細節不太一樣。但還好我們剛才是繞圓的走,不然直走的話要不嚇死才怪……」一個滿臉青春痘的男生對大家說,推了一下粗框眼鏡。

  「為什麼你這樣說啊,家舒?」歸藏妙問道。

  「我上學期才修過建築概論,雖然差點被當了,不過當時我交的報告就是客家建築研究。」魏家舒答道,又推了下滑落的鏡框。

  「所以呢?」

  「你們都知道傳統的四合院吧?就是嘉義、彰化散落的那類建築,大家多從中南部來,應該很清楚才是。」

  眾人點點頭,還有些人從小就住在四合院。

  「那我問你們──正門進去,對著門的是什麼地方?」「祠堂吧。」「嗯,圓樓的格式……也是差不多。」

  大家站在原地,看向與大門相對的最深、最黑的地方,那裡似是閃著點點螢火,伴隨著槐樹被吹得沙沙的聲響,都令人不寒而慄。吳祥突然想到,如果當時大家直走,可能這時候還在別人的祖堂內摸索著、甚至還撞倒幾面靈牌,也不知道這樣的荒郊野外會有什麼東西……想著想著,差點沒嚇出汗來,其他人也是如此;謝子玉更暗自慶幸自己沒帶錯路,只是繞著外側的敞迴廊走。

  魏家舒說這裡有三層樓,一樓是廚房,三樓才是臥室,而廁所則建在門外小縫,就帶著大夥兒從公用梯上樓,隨便挑了離大門左側中等距離的房間,把公用行李都安放在那,按了一下開關,可惜還是沒電。之後一行人走出來,便把固定在外廊上的燭火吹熄了,預備進去的時候再點燃會方便許多。本來魏家舒還堅持二樓的禾倉間專門當倉庫,會更適合,但在張嘉琳丟了句「那你自己在下面顧著」後,他也就不敢繼續說了。

  接著,謝子玉把跟行李間相鄰的兩間房間各自分配給男女雙方,彼此既保留了隱私,也比較好照應。反正都是圓的,也沒有哪處比較好、比較壞,沒有人有意見,因此張嘉琳跟謝子玉就分別帶領男女,拿了蓆子進去各自的臥室,也幸好這兩間臥室的電燈沒壞。

  男女的比例是八比六,男生除了謝子玉、吳祥、關魁、許瑞安、魏家舒外,還有私下比較要好的林安廷、陸振峰及蔡辰宇三人,他們是同個高中的,也都是台北人;女方則除了張嘉琳、劉芳瑜、林倩怡、歸藏妙,還有比較少話的駱寧冰跟張玉。

  胖子一進到臥室,就在鋪好的蓆子上又跳又叫,發出「碰碰」的聲音,惹得謝子玉把枕頭丟向他,胖子閃過後便裝死躺在地上不起來。林安廷、陸振峰及蔡辰宇找了一地,就坐在一起聊天。

  剩下謝子玉還有吳祥、關魁跟魏家舒坐在一起整理東西。

  「子玉、我覺得有件事應該跟你說說。」關魁突然說了話,其他兩方也轉過頭來看他。他笑了笑說道:「我剛剛稍微看了一下蠟燭的數量,竟然有上百支。我們會住個兩天吧?不知道賴打的油夠不夠點,畢竟可能還要燒水。」

  謝子玉顯然沒想到這個問題,拍了一下腦袋:「唉呀,我忘了!」如果打火機不夠用,那不就生活困難了,還會掃了眾人的興。

  悠閒躺在蓆子上的胖子也說:「那我們來點一下賴打的數量吧,我不吸煙,所以沒帶賴打的習慣。可是我記得……陸振峰好像抽得很兇哦?」被點到名的陸振峰說:「好吧,看來我只好忍痛捨棄我的賴打了。」便丟了兩支出來,吳祥也貢獻了一支。

  男生數了一下最後的成果,大概有四支,似乎不太夠用。這時林安廷跑到謝子玉的耳邊似是說些什麼。「好啊……坦白從寬哦……」謝子玉瞇著眼看向陸振峰,隨即在他一聲令下,眾人按住陸振峰,硬是從暗袋又搜出五支打火機。

  「靠杯,你一個人帶七支賴打是怎樣?」

  陸振峰罵了林安廷一句:「幹,你這報馬仔。」但見到大家還是懷疑的眼神,好像還想再搜,連忙解釋:「沒有了啦,我身上沒有賴打了。」胖子不死心,又搜了一次後,才真的相信他。

  「八支……不太保險耶,我們去問問女生怎樣?」關魁有點擔心。

  「嗯,走!」

  劉芳瑜正要換衣服,發現一群男生就這樣堂堂闖進她們的臥室,驚叫了一聲,「唔、我可以解……」謝子玉往後退了幾步,豈料在他話還沒說完時,其他男生早就溜了出去,從臥室丟出來的瓶瓶罐罐都砸在他身上。

  「……我們只是擔心打火機不夠用,來問一下啦。」

  等到劉芳瑜平靜下來,一隻眼睛被打腫的謝子玉後來在門口這樣說著。

  「我們這邊應該沒人有帶吧。我剛剛問過了。」張嘉琳開了門縫說,正要關上,歸藏妙上前又開門,說道:「我沒有打火機,不過有火柴,可以嗎?」

  謝子玉大喜:「有多少?」

  「大概有十盒吧。」

  謝子玉暗想幹妳比陸振峰還誇張,該不會也是個老菸槍吧……但接過火柴盒,還是道了聲謝。

  「太好了,這樣就夠用了。」關魁放心地說。

  「子玉,我們要不要先去燒些水,至少晚上喝水啊洗澡啊都可以用,也不怕看不見。」吳祥建議,其實他也是因為怕到了晚上才去取水,會遇到什麼東西。其他男生看了手錶,都下午三點多了,也同表贊同,便去行李間取了用品。

  於是,謝子玉又去女方臥室交涉:「請幫忙看一下行李,我們男生要去挑水燒水了。」

  「好啦。」這次是劉芳瑜開了一個小門縫,沒好氣地說。


  「那群男生又怎麼了?」劉芳瑜轉頭,才發現是歸藏妙在問她話。她笑嘻嘻地回答:「他們幫我們挑水、燒水去了。」歸藏妙皺了眉頭一下,又突然露出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,劉芳瑜卻沒注意到。她早已回頭,只是忙向其他女生說這個消息。歸藏妙跟張嘉琳說大家既然沒事,也幫忙準備一下食物,反正也快晚了。

  「寧冰、芳瑜、藏妙,我們先把餐具都拿出來吧。」所謂的餐具就是紙碗、免洗筷,因為不太重,所以都放在張嘉琳的手提袋內。

  而張玉跟林倩怡則被分配一起去行李間拿食物。雖然臥室只近在咫尺,又點了蠟燭,但林倩怡還是怕得半死,她看著燈火搖曳的行李間,任何物品的影子都拉長晃動著,還有槐樹被風吹折的聲音,百般不願地躡手躡腳跟在張玉後面,從一個大背包內拿出了吐司、鮪魚跟磨菇罐頭,還有幾包紫菜湯料後,一溜煙地跑回臥室,彷彿被什麼追著一樣。

  另一方面,在謝子玉的帶領下,舉著點亮的白蠟燭,分成了兩個小組進行。其中一組提著屋內找來的水桶,洗乾淨之後,到魏家舒所說的一樓水井去提水;另一組則是拿著鍋碗壺等容器,把打火機、火柴放在口袋,提些易燃的雜物去一樓的廚房先準備燒火。

  還好關魁跟吳祥都習慣這種竈式廚房,一下子就上手了,不下幾分鐘,在這個碩大的圓樓燃起陣陣白煙。
  提水組此時也回來了,於是一群男生便在廚房燒起一壺又一壺的熱水,主要由關魁與吳祥負責,謝子玉派了兩名沒事的上去叫女生先下來洗澡,另外三名繼續補充要用的水。

  一番輪流後,大家都洗完澡了,這時業已六點。眾人一起坐在迴廊上吃著簡單的食物:磨菇鮪魚吐司,還有紫菜湯。清風徐來,也頗有世外桃源的感覺,只是霧氣又漸漸聚攏。

  在飽食之際,還準備了幾大瓶的飲用水,以備晚上不時之需。

  這時候,有人提起要玩遊戲助興。

沒有留言: